产品分类

行业动态

广东一水坝垮塌致近千亩土地灌溉难 或列入治理项目

发布日期:2016-12-26 浏览数:653 次

塑料大桶的水,源自一根沿着垄沟延伸的黑色软管,在50米外的沟渠内,有一个小型潜水泵,拉闸通电之后,水泵就可把山间流到沟渠内的泉水抽到塑料大桶内。这种灌溉方式,已成为当地村民多年来种田的一种常态。
  阮荣照所在的高北村是一个被群山环绕的偏僻小山村,距离圩镇所在地汕尾市海丰县公平镇约10公里。
  在高北村,高沙河河水自北向南潺潺流过村庄和农田。虽然水源近在咫尺,但因为河水上游的陂头(也称“水坝”)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被洪水冲毁后,无法正常蓄水,导致村内近千亩连片农田灌溉难,被迫大面积丢荒。
  近年来,村民多次向当地政府反映此事,但陂头始终未见修复。
  据悉,此段河流已列入全省中小河流治理项目,这为高北村陂头的重建带来了契机。
  千亩良田荒多年,村民种田为水愁
  12月7日,记者在高北村看到,近千亩农田集中分布在河水一侧,连片平整,除了少部分种植香蕉,其余都已丢荒,杂草丛生。在河的上游,记者找到了被水冲毁的陂头,由于时隔多年,原址已不复存在。不过,通过残留的一角大致可以推测出原来的形状:陂头长约四五十米,高三四米,由巨石堆砌而成,将河水截断形成了一个水面高于下游农田的大水塘,然后通过水闸放水灌溉农田。
  高北村塘尾自然村村民彭南胜告诉记者,陂头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兴修水利时由政府组织建造,但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发生了一次特大洪水,陂头被完全冲毁。失去了阻隔后,河水径直流走,加上河水水面低于农田水平面,农田的灌溉问题开始凸显。虽然后来村内组织修过几次简易的“土坝”,但往往坚持不了多久又会被水冲掉。
  水利设施的年久失修,使良田丢荒现象严重。村支书陈炳钦说,高北村有1800余人,由于地处偏远,大多数村民现已进城发展。这里的基本农田主要为塘尾村和楼下村两个自然村所有,目前在这两个自然村里长期居住的也只有几户人家。近年来,村里曾多次尝试将闲置的部分土地以每亩每年一两百元的价格租给外地人种植蔬菜、玉米、西瓜、香蕉等作物,但因需要种田户自己从河里抽水至田地,灌溉成本较高,大部分人在亏本种植几年后就不愿意继续种植。
  今年35岁的阮荣照是高北村楼下自然村村民,在珠三角地区闯荡了10多年,上个月他回到家乡开始种植青菜,一起返乡的表弟黄文青成为他的合伙人。他们选择了一块靠近水渠,约十亩大小的土地作为种植基地,先将上面的荒草用火烧掉,然后请农耕机将残留的草根打碎,翻土,并整理成一垄一垄的蔬菜地。
  地解决了,但用水问题着实让他们头疼。记者在阮荣照的蔬菜地看到,垄沟间铺设了多条白色塑料管。“光装水管都花了差不多5000元,这还没算每天的电费。”阮荣照无奈地说,蔬菜需水量大,早晚都要浇灌,由于上游没水过来,只能从后面的山上引水,然后用水泵抽到田间。“要是用水方便,我们两家人还可以慢慢扩大规模,但现在这种情况不敢种太多”。
  千米水渠在田边,村民惟叹无水引
  让人感到讶异的是,在陂头的旧址附近,一段看起来刚修建不久的硬化水渠自北向南延伸了近一公里,与溪水平行,将大片农田夹在中间,水渠宽约1.5米,深1米左右。可以看出,修建水渠是为了连接陂头的水闸处。
  “太荒谬了,陂头没建好,修水渠有什么意义。”一位村民指着无水的农渠说。
  “基本农田的渠道修建归我们负责,但陂头的修建不归我们管,应该由水利部门负责。”对于村民的质疑,海丰县国土资源局土地整理中心主任黄学算显得有些委屈。
  他说,农渠不通水,主要问题在源头上,必须要修好陂头,等陂头内小水库蓄好水后,开闸放水,水渠才可通水作灌溉之用。
  黄学算向记者介绍,该块农田为基本农田保护区,四至范围内面积为810亩,在2012年列入了高标准基本农田建设项目。按照要求,需要对田间道路和农渠等基础设施进行整修。项目于2013年3月左右动工,至2014年7月左右完工和验收,共整修农渠1370米。而且,该项目的规划与设计方案曾与高北村多次沟通,出台公示后得到了该村干部和相关代表的同意,施工完成后也得到高北村委的合格验收证明。
  “在资金允许的情况,我们也想帮助村里修好陂头,使这块基本农田保护区能通水灌溉,更好地发挥作用,但高北村高标准基本农田建设项目的总体资金只有90万元左右,而重修陂头估计需要上百万元。”黄学算说。
  村镇有心却无钱,欲申资金难立项
  为何陂头被洪水冲毁后,20多年来都未得到重修?
  高北村支书陈炳钦说,主要由于资金问题,村里不可能有钱重修,他们多次找到镇里和县水务局也都没有结果。公平镇委书记王少远说,几万元的项目镇里可解决,但重修陂头需要百万元以上,这不是镇里能解决得了的,他们曾协助村里向县水务局反映过相关问题。
  对此,海丰县水务局局长黄小流回应说,根据职能分工,县水务局主要负责中型水库和大型水闸的水利设施建设和管理,小型水库及其水闸早已全部下放到乡镇,而农田陂头基本都属于小型水闸项目。因此,高北村陂头重建工作的责任主体是公平镇,项目经费应该主要由公平镇牵头筹集,等项目完成后可以申请小额资金奖补。
  黄小流补充道,每年的“冬修水利”工程,县里会对各乡镇的农田水利设施建设实行奖补政策,全县每年有200多万元资金,需要分配到280多个行政村及部分镇级项目,“每个村平均下来的奖补资金大约在几千元到两万元不等”。
  “高北村陂头的情况比较特殊,它位于高沙河上,而高沙河宽10多米,洪水较多较大,所以陂头工程也较一般农田陂头更大。”黄小流说,重修可能需要百万元以上的资金,村、镇希望申请专项资金,但这个百万元项目对于市、县的专项来说,又太小了,不够申请专项的条件。
  不过,据黄小流透露,今年10月,包括高沙河在内的45条河流已被列入全省中小河流治理项目,由省里统一出资,并且省里要求3年内要完成这45条河的整治工作。而中小河流治理包括河道清淤、陂头和水闸修建等,高北村陂头的重建也可列入该项目内。
  这为高北村陂头的重建带来了契机,但楼下村和塘尾村的村民显然已经等不及。“农田没水灌溉就没法出租。为了发展,我们准备把农田租出去种植高产值的品种,已有客户来看过。”楼下村村民小组组长阮君平说,从12月初开始,他已开始组织人手,在陂头原址附近开始修建临时陂头,“需要花费10多万元,但洪水一冲肯定又会垮掉”。